监控还原唐山中学遭遇地震:学生3秒内避险
发布日期:2012-6-7 15:47:43 新闻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同宿舍的6个男生还原地震发生时的座次

 

 

五年级2班班主任雷艳梅组织学生避险

 

 

初中部学生正在撤离

 

 

一楼楼道里,学生从两侧疏散


 
  除了闷热,这本该是个平淡无奇的上午。唐山英才学校九年级2班的学生常钊穿着白色短袖校服,坐在3楼教室靠窗那一列最后一个位子,有些出不上气。 他身旁放着一副拐杖。两周前,这个男生从宿舍上铺下来时摔坏了左脚,如今还打着石膏。
 
  中考即将到来,在刚刚开始的这堂物理课上,老师正带大家复习到电学章节。
 
  突然,窗外传来一声巨响。不过大多数人并没有在意这个最初的信号,觉得它不过是楼下工地大货车经过的声音。
 
  课桌晃起来,连带着塑料杯里的白开水也跟着颤动,站在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向窗外望了望。跟着又是一次晃动,班里一个反应灵敏的男生喊道:“地震了!”
 
  一切发生在几秒钟之内。学校监控室里12块液晶监控屏幕,画面连着上下晃动了两次。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012年5月28日10点22分42秒。
 
  地震后3分钟,这所学校2000多名师生有序撤离建筑物,无一伤亡。
 
  据中国地震台网发布的信息,这场地震发生在河北省唐山市辖区和滦县交界,震级4.8级,震源深度8公里。北京、天津部分地区有震感。常钊就读的英才学校是一所民办校,位于唐山东南部的滦南县,震感很强烈。
 
  有专家表示,这场浅源地震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余震。尽管那场里氏7.8级地震的力量已逐渐衰弱,但这个幽灵还将存在上百年。
 
  全校撤到操场后,董事长刘建凯发现了拄着拐杖站在班级队列最后的常钊。他疑惑地叫住校长张中山:“你看,这个学生,他是怎么出来的?”
 
  第一次晃动来临时,蔡瑞艳正在六年级3班监考数学。身处4楼的她下意识地朝窗外望了望,几个孩子停下了手里的笔看着她。
 
  约两秒钟后,第二次震动来了,她不由自主地“呦”了一声,伸出右手快速往下挥了几下,“快去蹲到桌子底下!”
 
  大部分学生在3秒钟内熟练地用双手抱头蹲下来,并把头埋在课桌下面的空间里。监控画面里只能看到他们撅起来的屁股。最胖的那个男生由于太急没蹲好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蔡瑞艳正要过去帮他,又发现最后一排的小男孩撒腿要从后门往外跑。
 
  “你瞎跑啥呀!你上那跑就跑出去了?你不快上桌子底下猫?”她颇具威严地抬起右手指着那孩子,一着急唐山土话也冒出来了。
 
  36年前大地震那天,12岁的蔡瑞艳被震得根本站不住,只能爬着往外撤,眼看着地面在眼前崩开一道道裂口。所以她知道,大震真的来临时,根本就动不了,何况又在4层,所以一定要先找好地方躲起来。
 
  而在楼下的五年级2班,蹲在桌子旁边的一个女生正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英语老师雷艳梅,“老师,怎么办?”几秒钟前,她还坐在椅子上做听力测试,“I am cooking there”,录音机里的女声刚刚结束,地震就来了。
 
  “别害怕别害怕别害怕。”工作刚刚一年的雷艳梅飞快地重复着这几个字。按照往日地震逃生演习时的做法,她把教室门打开,防止门框受挤压变形,导致无法打开门逃生。
 
  没想到,这个演习中重复了很多次的动作,却让教室里的小学生们骚动起来。有人开始哼哼,还有一个男孩把手从头顶上放下来,身子也从桌子底下探了出来。
 
  “别害怕别害怕别害怕,蹲好蹲好。”她赶紧回身嘱咐。事后,雷艳梅分析,孩子们可能怕老师不管他们,要一个人走。
 
  听到老师还在,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往课桌底下又钻了钻。还有一个蹲在桌子旁边的男孩,现在利索地搬出椅子,把头扎进课桌底下。
 
  广播里没有传出撤离的指示,雷艳梅只能站在楼道里观察情况,准备安排学生疏散。每隔几秒钟,就像对学生们证明自己还在似地,她便朝教室里说一句:“别动别动,就在桌子底下蹲着。别害怕别害怕,有我呢!”她的声音急促,并且有些颤抖。
 
  包括雷艳梅在内,这些新一代的唐山年轻人很少遇到震感如此强烈的地震。对于他们来说,1976年的大地震只存在于长辈的回忆和电影创作里。那已经是一件太过遥远的事情。
 
  另一栋教学楼里,常钊所在的九年级2班有几个女生已经被“吓住了”,她们蹲在桌子旁不知道怎么办。物理老师守在教室门口,并让后排同学打开后门。
 
  常钊也有些不知所措。在同学们就地躲好时,他只能一手撑起拐杖,一手扶着桌子,用右腿费力地往下蹲。
 
  “坏了,跑不出去了。”这个念头飞快地压住了他。
 
  这是10点22分,唐山大地震的余震来了。
 
  出乎常钊意料的是,一个胖胖的身体朝他的头顶压了过来。当他反应过来时,才发现是坐在自己右边、同宿舍“最胖的那个”强智杰。担心天花板掉下来砸到没法躲避的常钊,强智杰单膝跪在地上,用上半身护住常钊的头。
 
  本来,撤退的命令应该从广播里传出来。可那一天九年级2班的喇叭不知道怎么没有声音。物理老师站在教室门口,班长去楼道上看其他班的情况。没过一会儿,他听到别的教室喇叭里传来一个男声:“同学们,地震已经过去了,赶紧撤离到操场。”
 
  “我听到撤退了!”班长回到教室里喊了一声。
 
  坐在第二排的孙鲲应该从离得比较近的前门跑出去,但在同学都站起来时,他突然跑到最后一排。这个宿舍里最高的男生什么也没说,就把常钊背在身上。同宿舍的赵英鹏坐在第一排,他回头一看,发现强智杰和坐常钊前排的赵一帆正把常钊往孙鲲身上扶,便也跑过来帮忙。同宿舍的第六个人、坐在右前方的刘自成则拿起常钊的拐杖。
 
  与此同时,正在小学部教学楼4层开会的学校领导也被震得站了起来。
 
  会议进入尾声,董事长刘建凯正要给大家讲个小故事。可故事还没开头,坐在沙发上的他突然感觉到“一颠一晃”,这个曾做过10年消防兵的男人马上站起来。
 
 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:“地震了。”
 
  这是近年来刘建凯感受最强烈的一次地震。当然这无法和36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相比。那时,刘建凯只有12岁。那天清晨,睡梦中的他突然感觉一阵“狂风暴雨、仿佛突然间雷电交加”般的巨响。刘建凯从家里跑出来,他家的房子倒了,街上站满了人。正在唐山搞建筑的父亲从4楼跳下来,被摔得遍体鳞伤,至今留有后遗症。
 
  有了这段经历,他特别重视防火和防震演习。半个月前,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4周年那天,学校刚刚进行了一次防震演习。
 
  “别急,镇定!马上到各学部。”刘建凯说完这两句话,所有人开始往外走。
 
  校长张中山出了小学部教学楼,着急往初中部赶。按照往日的演习预案,小学部和初中部要分别撤离到小学操场和初中操场。但初中生才搬到新教学楼没多久,而且七八年级的同学正在考试,监考老师并不是他们熟悉的班主任,张中山担心可能会出乱子。
 
  分管小学部的朱黎明则先去疏散同样位于4层的六年级。当时,在六年级2班上课的是一位刚到学校没多久的菲律宾外教。她让学生们蹲下,但是忘记了开门。两个胆子大的男生不太听指挥,很快就站了起来。
 
  这个班的班主任刘连娜正在隔壁上数学课。她安顿好那里的学生,想起来自己班是外教在上课,来不及放下手里的数学卷子,就跑回六年级2班,推开门,指着站起来的几个学生让他们蹲下,然后又回到隔壁。
 
  那天,小学部的广播室没人值班,所以并没有像演习时安排的那样传出撤离的指令。当其他班级已经开始疏散时,那位外教还在等待指示,学生们躲在桌子底下没动。朱黎明恰好从门口经过,冲他们招了下手,“赶紧撤离!”
 
  接着,朱黎明又去了3楼。学校里的一个干事正守在那里,看见他后便急急地说:“这边已经撤完了,对面也已经撤完了。”两个人一起下到教学楼东门口,那里也有一个学生的脚受伤了,班主任扶着他往操场上跑。
 
 

  • 闪淳昌
  • 工作单位:国务院应急办
  • 学    历:硕士
  • 行政职务:国务院应急办参士
闪淳昌
  • 杨国斌
  • 工作单位:北京市地震局应急救援处
  • 学    历:
  • 行政职务:处长
杨国斌
  • 许开立
  • 工作单位: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
  • 学    历:博士
  • 行政职务:专家
许开立

Copyright ? 2010 aqyj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备090590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6号

版权所有:中国安全应急网 安康 应急 本网站支持Microsoft IE6.0以上浏览器

建议分辨率设置为1024*768